中国新时代艺术家网
首页>>新闻 > 艺术新锐 > 正文

张艺兴:我和潘生都很执拗

2023-08-10 15:27:08 | 来源:中国新闻网

 中新网北京8月10日电(记者 郎朗)7月最后一个周五刚在成龙的新电影杀青,8月第一个周六便出现在深圳演唱会,第二天无缝衔接电影《孤注一掷》北京首映礼,跟着剧组跑宣发,当周的周末还有两场演唱会。

  ——“极致行程”安排下的张艺兴已经有几天没睡觉了,因为生病,说起话来带着一点点鼻音,眼睛里有藏不住的疲惫,他对着镜头不停地抱歉。

  此刻笔挺坐在镜头前的张艺兴,和反诈电影《孤注一掷》里颓唐的程序员潘生,判若两人;但在一些方面,他们又是那么相似。

  “我和潘生一样,都很执拗。”

\
图为电影剧照。供图

  把带着浑身阳光的他投入黑暗

  选定张艺兴出演潘生,是导演申奥在三十岁左右男演员里多番讨论和筛选的结果。

  “选角比导戏这个过程重要。当故事是被一个你相信的角色演绎出来的时候,观众都更愿意相信这是真的。”

  是当年出道前绑着两三公斤的沙袋哑铃“自毁式”练习12小时、打了封闭都还发抖?还是当初在综艺节目硬气地坚持自己音乐观点?总之,在看了大量访谈资料后,申奥看中了张艺兴和潘生性格共鸣的部分。“他们有很多性格上的共性,很倔强很执着非常有热情。”

  学习了硬盘里1个T的相关纪录片、电影等资料,张艺兴又跟着导演接触了生活里的网络安全顾问,观察对方的谈吐举止,一点点模仿。

  一个下午的时间,等再见到张艺兴的时候,申奥觉得,那个张艺兴已经变了。

  和人交流的时候,他的眼神往往向下看,不去直视对方,因为程序员常年对着屏幕,面对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一般没有其他行业的人自然;即使不面对镜头,他原本挺拔的仪态也变得有些微微驼背,因为程序员常年伏案,肩膀内扣,会不自觉驼背。

  相似的性格底色,身体形态的改变,张艺兴让“潘生”这个角色立住了。

  “让这样一个人,带着他浑身的阳光投入到一个黑暗的世界里,我觉得能达到那种反差。”申奥说。

\
图为电影剧照。供图

  “我必须来真的”

  《孤注一掷》中,张艺兴从头到尾都在挨打,因为大多时候都鼻青脸肿,还喜提“脏脏包”称号。

  戏里,潘生努力想逃出生天;戏外,张艺兴努力成为潘生。

  有场戏比较狠,要把潘生腿打断。原本是给张艺兴准备了一块铁板绑在腿上,看上去就像在砸腿一样,后期再把铁板去掉,结果没拍几条铁板就坏了,掉了。

  “导演,这东西太容易掉了,我们就不要了,我们就真打,这样我反应也更真实。”张艺兴要求道。导演也想过其他办法,但都被他拒绝了,“我必须来真的。”于是,十几斤的橡胶辊直接打在他腿上,到最后,小腿部分全都是淤青。

  除了在形体和表演上成为潘生,他更多的准备是研究角色心理,给人物的行为做合理的支撑。

  “潘生表面上是一直在挨打,但他的底色、他心里的棱角,还是来源于‘向阳而生’的概念。”张艺兴对一个镜头印象很深:体育馆天花板打开,阳光照射进潘生的眼睛,他看着阳光,后来看着安娜安然无恙,他太开心了,“正义虽迟但到。”

  然而在被问到对哪场戏最满意时,张艺兴的回答是“没有”。“天秤座是完美主义者,对我来说就没有什么让我觉得特别满意的东西。我觉得都能更好,只是当下那个阶段我已经尽力。”

  “我接受所有的批评,我作为半路出家的演员,有太多的不足,需要跟各位演员老师学习,让自己不断去进修改善。”

\
图为张艺兴。供图

  标签之外,请看到活生生的我

  在演员这个身份之外,基于过往经历,对于张艺兴,可能很多人第一反应会想到“流量歌手”这个标签。

  对这个话题,5年前在接受采访时,他的态度也非常笃定:“我就是实力派啊,我是往实力派里更加有实力的方向继续努力。不要看不起我们这种流量,如果你看我的话,会吓你一跳的。演戏、唱歌、跳舞、编曲制作,你们所有能想到的我都能做到。”

  而今,再次面对这个话题标签,他多了很多思考。

  “外界的声音是市场的反馈。”张艺兴说,“每个人都会在一段时间内想试图去挣脱一些东西,或许是标签,或许是别的,其实于我而言,这些东西都是大家跟市场给到我的,我都愿意吸纳。”

  “只是,如果你说我只是纯纯的这样一个角色,那我希望你能通过这个标签看到更多不一样的我。它可能是我的一个标签,但这个标签的后面,这个活生生的人,这个多样化的人,多角度的人,希望大家能看到。”

  如果说过去张艺兴对“歌手”和“演员”某个身份还有一定的偏好,现在的他,则是专注于当下的每一件事:“尊重每一个行当,专注做当下的这件事,拍电影就拍电影,做音乐就做音乐。”

  他喜欢余世存《时间之书》里的一句话:年轻人,你的职责是平整土地,而非焦虑时光。你做三四月的事,八九月自有答案。

\
图为张艺兴。供图

  歌手,梦的起点

  启航,无远弗届

  “无远弗届”,出自《尚书·大禹谟》,是张艺兴本次演唱会的主题,也是他非常喜欢的一句话。

  这四个字的意思是不管多远之处,没有无法到达的地方。

  尽管社交媒体的ID已经从“努力努力再努力x”变成了“张艺兴”,但在聊起塑造潘生的过程中、说起对未来的规划时,我们依旧能看到他对努力的执着。

  出道多年,他没有尝试过什么都不干、单纯的休息。“我为什么要休息?我为什么而休息?我不能接受完全什么都不干。”顿了顿,他又说:“起码在当下,我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在哪,没有体会到这样的休息会带来什么。毕竟,人在每个人生阶段想要的东西都不一样。”

  谈起近期的“极致行程”安排,他觉得虽然有极致的苦,但也是极致的甜。特别是演唱会能和那些陪了自己很久的“贝壳”们(张艺兴粉丝昵称)完成约定,是他很珍惜的事。

  “我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歌手,这是梦的起点。”

  “特别感谢贝壳们给我那么大的爱,我想告诉他们,我跟他们是双向奔赴。我们说过未来无限大,我们一起走,我们也说过我们一起走,然后各自幸福。”

  音乐上的张艺兴,更多的是表达自我;作为演员的张艺兴,会剥离属于自己的东西,去完成角色,二者之间更多地是相辅相成。完成角色的过程,给了他时间和机会去生活、体验不同的人生,而从这里得到的养料会转化为音乐创作上的灵感。“为了大众能够喜欢听你的音乐,就必须要能够感受到大众的声音。”

  谈起择偶,谈起未来对人生的规划,他说:“可能某一个当下真的会有一些你想要的东西,然后自己去权衡利弊、去选择。选择有时候其实会很疼,但是既然选择就认了。”

  “我就是这样,我的错误,我的正确,我的选择,我所有的一切都汇聚成了这个我。”

  他有个很大的梦,不知道能否完成,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走在正确的道路上,但他相信一句话:“道阻且长行则将至,行而不辍未来可期。”(完)

(责编:蚂蚁全媒体)
返回顶部